七根木头

你好!这里七木!
圈多且杂食,最近在欧美/漫威这边混。另外涉及较深的是全职/凹凸。
雷点⚠:盾铁/安雷安/韩张
墙头:抖森/甜茶/桑总/涤纶/卡米尔/叶修
爱好一切小甜饼,不吃刀不发刀
更新随缘

【雷卡】失忆二十四小时


@冥寻 小可爱的点文,拖了那么久抱歉orz
▹ 二十四小时里将消失所有的记忆,隔天醒来记忆恢复正常,但是前一天的记忆还在。
▹ 如有撞梗,纯属车祸
▹ 渣文笔,OOC预警,废话多,原著向
▹ 很少很少的帕佩,就不打tag了

——————

「1」
一觉醒来雷狮突然失忆了。
前一天也没受什么刺激。与往常一样,海盗团四个人刷刷积分后就去撸串了,卡米尔一向不喜欢辛辣食物,就在一旁吃着积分换来的蛋糕,这一天倒也就这么过去了。晚上各回各自的帐篷睡觉,也没发生什么突然袭击。
雷狮的眼神一如往常的嚣张与警惕——但也掺杂了几丝不太明显的茫然。他看着围在身边的三个人,打破了沉默:“你们是谁?这是哪里?我跟你们很熟吗?”
卡米尔抢在另外两人面前开了口:“我是卡米尔,金毛的是佩利,白色辫子的是帕洛斯。这里是凹凸大赛,参赛者利用自己在大赛中获得的元力技能战斗竞争,最终夺取冠军。我们四人是雷狮海盗团,算是一个强大的团队。”
卡米尔有意省略了自己和他是堂兄弟的关系,帕洛斯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也没多说什么,转身离开道:“既然雷狮失忆了,今天卡米尔就照顾他一下吧。我和蠢狗就先走了。”
佩利打了声招呼连忙追上去,瞪着帕洛斯:“你说谁是蠢狗!!来打一架啊!······”
雷狮目送着他们走远,转头面对卡米尔:“……卡米尔?你……是我什么人?”
卡米尔愣了一会儿,微笑——或是称之为苦笑道:“我是你恋人。”
——就让我任性一次,好吗。

「2」
卡米尔的母亲生下他便难产而死了。他五岁之前生活在雷王星的贫民窟,那里混乱不堪,布满了争抢、猜疑、犯罪、杀戮。五岁那年,八岁的三皇子雷狮牵着卡米尔的手告诉他,他是卡米尔的堂哥,以后他会保护卡米尔,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他。
说这话时,卡米尔看见了雷狮眼里闪着的自信、嚣张的光,但他也的确有这个实力。雷王星三皇子雷狮被认为百年来最有能力的继承人,可雷狮的心却不在皇室上,他想着走出雷王星,成为一个宇宙海盗!
卡米尔从那时起就决定,一辈子忠心追随着三皇子雷狮、自己的堂哥,这种信赖与依赖最终发生了质变——成了爱恋。但他不后悔,只是默默地把这份感情埋藏在内心深处,成为一个这辈子不会去揭露的伤疤——
但是他忽视不了啊,那份赤裸的、炽热的爱恋;
所以就让他再任性这最后一回,好不好?

「3」
雷狮闻言沉默片刻,皱眉道:“你……真是我恋人?”
卡米尔苦笑:“算是吧。”
雷狮"哦"了一声,起身拉住卡米尔的手。未等卡米尔回过神来,迈步向前奔跑:“走吧!我们今天不刷积分了,去玩玩吧!”
卡米尔愣了会,跟上雷狮的脚步,笑得很开心:“好。”

「4」
小时候的卡米尔喜欢跟在雷狮身后,拽着他的衣角寸步不离,睡觉也是经常在同一张床上。雷狮也是莫名的格外喜欢这个比自己小了三岁的堂弟,经常带着他出去玩,给他买蛋糕,卡米尔喜欢吃甜食的习惯正是雷狮培养出来的。雷狮忙的时候,卡米尔会静静地坐在他身边看书。有时看着看着睡过去,醒来就会发现自己躺在房间的床上,雷狮躺在他身边睡着了——当然更多时候都是雷狮坐在床边或是根本不在房间里。
每次上街,雷狮都会轻轻牵住卡米尔的手,告诉他要跟紧自己,不要走丢了。那一次他看着橱窗里的蛋糕发呆,回过神来周围却不见雷狮的人影。卡米尔慌了,站在原地不停地寻找都找不到雷狮,只得低下头坐到一边的长椅上。
过了两三个小时,就在他昏昏欲睡的时候,看到一双红黑白相间的鞋子。他惊喜地抬起头,泪水顿时蓄满了眼眶,扑到雷狮怀里开始无声地哭泣。雷狮本想拉下脸训斥他几句,却因卡米尔少见的眼泪一下子被打回原形。他手忙脚乱地哄着他,轻轻拍背,顺顺毛,感受到怀里的人停止了哭泣才静悄悄地舒了一口气。雷狮无奈地将卡米尔背起来朝夕阳下的皇宫走去,听见卡米尔小小声在他耳边说了一句对不起,笑笑说没关系,回过头见那人已趴在背上睡着。
——大哥,你怕什么呀?
——怕?宇宙海盗有什么怕的!
若是真有,那也只是怕你离开我罢了。

「5」
雷狮不记得这里的路线,也不知道该向哪边走。于是他转过头让卡米尔带路,却不愿放开他的手。两人晃晃悠悠了一个下午,现在朝着另一个方向前进。
雷狮自己也很奇怪,他一向对陌生人很是防备,不认识的人很难与他交谈起来。可对于卡米尔,失忆后第一眼见到他时,就觉得这个人值得自己把后背交给他。这个人对自己的忠诚远胜于另外两人,这是雷狮心中莫名冒出来的想法。或许,他们俩真是恋人呢?
想到这里,雷狮勾起嘴角,露出一个自己都没察觉的笑容,伸出另一只手揉了揉卡米尔的头发。
“大哥?”卡米尔唤了声将人拉回现实,“怎么了?到了。”
“没事。”雷狮摇摇头,而后看向前方。
大赛的太阳总是到夜晚八点才开始西下,余晖染红了大地。卡米尔向前走坐在草地上,沐浴在阳光里,舒服地闭上了双眼。雷狮恰好站在夕阳够不到的角落,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也能依稀分辨出那双紫宝石般的眼睛正盯着卡米尔看。他忽然对着卡米尔喊了一声,让他不要睁眼,而自己慢步走上前。
两唇相抵,嘴唇上柔软的触感让卡米尔一下子睁开了眼睛。他愣愣地看着同样睁着眼的雷狮,四目相对,雷狮轻轻笑出声,示意卡米尔闭上眼,舌头趁机钻入卡米尔毫无防备的口腔,在里面肆意掠夺。卡米尔被吻得差点无法呼吸,待到剩下最后一口气,雷狮放开他,盯着他不说话。
卡米尔有些不自然地压低了帽檐,把围巾往上拉到只露出半双眼睛,闷声道:“你……没失忆吗?”
雷狮摇摇头:“确实失忆了,24个小时。忘了告诉你,是从昨天八点十三分开始的,现在是……八点十五分。”
卡米尔轻咳了一声,没有接话。雷狮笑着说出一句卡米尔从来没想过的话语,他说:“我们在一起吧。”
卡米尔没有听清自己的回答,只是从雷狮愉悦的嘴角能够看出,自己是没有让他失望的。
——卡米尔。
——嗯。
——我爱你。
——……我也是。



End.

——————

我好啰嗦啊...还烂尾
雷卡那——么好,我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好orz
OOC我的锅,可以说是非常严重了orz

评论 ( 7 )
热度 ( 60 )

© 七根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