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根木头

你好!这里七木!
圈多且杂食,最近在欧美/漫威/原耽这边混。另外涉及较深的是全职/凹凸。
雷点⚠:盾铁/安雷安/韩张
墙头:抖森/甜茶/桑总/涤纶/卡米尔/叶修
爱好一切小甜饼,不吃刀不发刀
更新随缘

【嘉德罗斯生贺】怎么这么多(奇怪的)礼物!!?


▹ 写作嘉瑞嘉读作瑞嘉,现代paro,私设满天飞
▹ 是一次全员送礼物的故事
▹ 小学生文笔,OOC严重!OOC严重!

——————

今儿个是嘉德罗斯的生日, 红绿灯三人组 雷德祖玛两人约好了请嘉德罗斯去肯德基吃饭。二人在等嘉德罗斯的时间里,雷德给嘉德罗斯点了个肯德基儿童餐,不出意料地被随后赶来的嘉德罗斯打了一顿。
当然最后还是吃了

三人浩浩荡荡走在路上,经过公园时碰见了呆毛两姐弟。埃米悄悄拉拉正对着帅哥冒粉红泡泡的姐姐,对嘉德罗斯打了个招呼,嘉德罗斯点点头算是回应了。艾比回过头看见嘉德罗斯,笑容僵了一秒,又忽而想起什么似的,低下头慌忙寻找着什么。直到埃米无奈地戳了戳姐姐,掏出一个礼盒,艾比才尴尬地笑笑,和弟弟一起递过礼盒:
“嘉…嘉德罗斯,今天不是你生日嘛,这是我和弟弟送你的礼物。”

嘉德罗斯诧异了一瞬,点点头接过。呆毛两姐弟连忙摆摆手,跑了。祖玛走上前:“嘉德罗斯大人,需要我帮您拿吗?”嘉德罗斯不作答,随手将礼物扔向祖玛算是回应,自顾自走在前头。

刚走出没几步,嘉德罗斯就感觉到一股冷风向着自己袭来。他快速后退两步,就见原位置上突然出现的狐耳狐尾男子正一脸微笑地看着自己,身后还跟着一个一身白袍的女子。

嘉德罗斯不爽地开口:“你谁啊,我又没见过你。一上来就动手,有意思吗?有本事来光明正大打一架啊?!”

男子似是轻笑一声,轻声道:“嘉德罗斯大人别着急。我叫鬼狐天冲,这位是我的助手莱娜。”带着些许笑意的语气使得嘉德罗斯的眉头又皱紧了几分,不耐烦地说:“那你们来干嘛。我又不认识你们。”鬼狐天冲似是料定嘉德罗斯会这么说,他摆手示意莱娜上前:“今天我是给嘉德罗斯大人送礼物来的。”说完他打开盒子,里面赫然是一根迷你版的金箍棒,而且细节做得很棒。嘉德罗斯挑挑眉,拿过盒子丢给祖玛,连谢谢都不愿说一声,绕过二人离开了,只留下依旧一脸微笑的鬼狐以及毫无表情的莱娜。

嘉德罗斯一路上多多少少遇到了些熟人,回家的时候祖玛手上的礼物已成了6份。雷德正嚷嚷着,忽然见到丹尼尔从不远处走来。

“生日快乐。”丹尼尔将礼物放进嘉德罗斯怀里,微笑说道。嘉德罗斯有些意外——丹尼尔是他的上司——不过也仅限于意外。他道了谢,带着雷德和祖玛转身就走。

刚打发完上司丹尼尔,转个角——倒没有遇到爱——遇上了对家雷狮海盗团四人。雷德小声嘀咕:“这四人出场也太威风了吧…最近很流行的那什么——哦对,社会社会……”

雷狮倒是先开了口:“嘉德罗斯,听说你今天过生日啊?恭喜啊,又老了一岁。你猜猜我们是来干什么的?”
嘉德罗斯本想转身就走,无奈被佩利挡住了路线。他瞪了一眼海盗头子,不耐烦道:“你要干什么?别是来给我送生日礼物的吧。”
雷狮故作惊讶状,忽而瞥到了祖玛怀中的一堆礼物,露出了然的笑容。卡米尔和帕洛斯两人拿着三份礼物走上前:“嘉德罗斯,海盗团的礼物大哥希望你不要拒绝。”

这回倒是嘉德罗斯讶异了。他倒是没想到,平日里与他争锋相对的雷狮海盗团竟会知道他的生日,也没想到不仅知道了还送了礼物。身后的雷德祖玛也是面面相觑。雷德眨眨眼,对卡米尔说道:“卡米尔,你们别是有什么阴谋吧?还有,为什么只有三份啊?”卡米尔摇摇头,平淡开口:“没有。只是单纯的生日礼物罢了。大哥那份有些多。”嘉德罗斯上前接过礼物,眼角抽了抽。

四人的礼物倒是没有礼盒包装,简简单单拿在手上就行。卡米尔送了个金箍棒的手机吊坠,还算正常;佩利送了一个塑料骨头,没错就是平时狗狗磨牙的那种;帕洛斯送了个蛋糕,小小的全是奶油。雷狮搬来了一箱崂山白花蛇草水,惹得嘉德罗斯差点没克制住打人的冲动。

“渣、渣,”嘉德罗斯眼角一抽一抽的,攥紧了拳头,“你们是送我礼物还是想害死我??”
雷狮笑笑:“别这么说,我哪敢呀。”言毕摆摆手,带着海盗团三人远走了。

嘉德罗斯有些烦躁,与雷德祖玛二人分离后直接回到家里。抱着一堆礼物顺带拖着一箱蛇草水打开了门锁,刚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忽然看到了在鞋柜角落里的四件礼物,看这颜色也知道是谁送的了。嘉德罗斯直接无视了其他礼物,径直走到蓝色礼盒处,嘴角勾起一抹自己都未察觉的笑。他蹲下身子拆开礼盒,看见了一个紫色丝绒盒子。愣了一会儿,而后笑出声。正想打开盒子看看,忽而瞥见了礼盒角落里的纸条,嘉德罗斯拿起它,上面只有短短一句话:你等我。

嘉德罗斯笑笑,起身朝着屋子喊了一句:“格瑞,别躲了,我知道你在。”

“……呵。”烟囱里钻出一个人,“好久不见,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上前用力抱住格瑞,不料却被那人反抱住。嘉德罗斯轻笑,扳下格瑞的头就亲了上去。格瑞含糊不清道:“戒指给我。”嘉德罗斯挑挑眉,拉过格瑞的手就把戒指戴上去:“格瑞你记住,是我给你求的婚。”格瑞冷笑,从口袋里掏出一模一样的戒指,给嘉德罗斯戴上后抱起他,朝卧室走去。


End.

——————

草草收尾,可以称得上是烂尾了orz
把握不太好人物性格,OOC破天际我的锅orz

评论
热度 ( 18 )

© 七根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