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根木头

你好!这里七木!
圈多且杂食,最近在欧美/漫威/原耽这边混。另外涉及较深的是全职/凹凸。
雷点⚠:盾铁/安雷安/韩张
墙头:抖森/甜茶/桑总/涤纶/卡米尔/叶修
爱好一切小甜饼,不吃刀不发刀
更新随缘

【喻黄】王子与园丁


▹ 尝试用童话的世界观写(虽然可能变味了
▹ 园丁喻x王子黄
▹ 渣文笔,OOC预警
▹ 点文的话非常抱歉…!!可能还得等一段时间orz

——————

在非常非常久之前——可能是开启这个国度的人,定下了一个规矩:所有王子都必须娶邻国的公主。不管是哪个邻国、哪个公主,只要是邻国的公主就行了。
说是“规矩”,其实也没人弄懂这到底是不是“规矩”,也不知道违背了“规矩”会发生什么事——起码到现在为止,没有哪一个王子不娶邻国的公主的;也没有哪一个邻国的公主,不肯嫁给王子的。

可是黄少天不一样,他讨厌千篇一律的童话结局——作为王子都会明白一些重大机密,比如说他清楚自己是童话里的人物,未来会发生什么全由编写者一手操控——他讨厌这样。他喜欢把命运握在自己手里,于是他做了一个很酷的决定:他不娶邻国的公主。
这对于国王来说可谓是触碰了大忌,他气得八字胡一颤一颤的,像是沾了糖霜、又晃晃悠悠快要散落——黄少天的关注点总是和别人不太一样,可能这就是王子的思维吧。

直到被关在阁楼,说是要禁闭一个月让他反省反省,黄少天才一副气鼓鼓的样子。他非常难过,不能够每天早晨和小鸟说话,不能够到花园里瞧瞧今天的花开了没有,甚至没有一个人可以陪他玩。他很沮丧,挪到阁楼的窗口前呼吸新鲜空气却意外地看见了平日里他常去的花园。

“喂——!你好啊,园丁先生!”
黄少天半个身子伸出阁楼,冲着花园里离他很远的园丁先生挥手。他笑得很灿烂,尖尖的虎牙反射到阳光一闪一闪的,像bulingbuling的钻石。
园丁先生抬头往阁楼方向望了一眼,看到了不停挥舞手臂的王子,轻笑出声又行了个简单的礼,接着便笑眯眯地盯着阁楼上的人,一点也没有见到王子的紧张或者尊敬:更像是朋友之间的互相打量——黄少天很喜欢,黄少天很高兴。

“园丁先生——!你能陪我玩吗——!”
园丁点点头,又轻轻摇摇头,指了指阁楼,手指像扫描一样上下滑动——他是在说阁楼太高,我上不去。

黄少天很苦恼,他瞧了瞧四周,发现连一个能爬上爬下的东西都没有,他想了想冲着下面大喊:“喂——!园丁先生!我跳下去——你接住我好不好——!!”
园丁先生的脸上有些诧异和惊讶,他不确定地看了一眼黄少天,摇摇头,指着自己的手臂——或许是在说自己没有力气,抱不动他呢。

黄少天撇撇嘴,突然瞥见刚刚嫌碍事被拆下来的窗帘,灵机一动将窗帘当成绳子放下阁楼,冲着下面喊:“园丁先生——!拉着窗帘爬上来!”园丁先生再一次轻笑出声,无奈地上前将“绳子”绑好,手脚并用顺着窗帘爬上去。

“你好啊!园丁先生!”黄少天兴高采烈地和园丁先生打招呼,忽然记起什么一拍脑袋,“园丁先生你叫什么呀!”
“喻文州。”园丁先生微微一笑,“殿下您称我为喻园丁就好了。”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不要用‘殿下’‘您’来叫我,我不喜欢!而且喻园丁也太不好听了吧!我还是喜欢叫文州这个名字,哦对啦,我是黄少天!文州叫我少天就好了,我们是朋友嘛!……”
喻文州安安静静地听着黄少天说话,偶尔点点头或者附和一两句,脸上始终挂着微笑。喻文州清清秀秀的脸蛋并没有因为常年在花园工作而沾上污垢,倒也算是长得好看的类型;因为脸上的笑容,黄少天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

“……欸,傍晚了啊!”黄少天说到一半突然瞥见外面的太阳西沉,有些遗憾地咂咂嘴,“好吧,那文州你先回去吧,明天记得再来找我玩哦!楼梯我就不收起来啦!你明天自己爬上来咯!拜拜~”
“嗯,再见。”喻文州笑着点点头应了,顺着黄少天口中的‘楼梯’爬下阁楼,却满脑子都是可爱的王子殿下。喻文州有些无奈地摇摇头,整理好花园里的物品,关好栅栏门便回家了。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End.

——————

大晚上不睡觉的产物,一如既往地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x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没有脸看第二遍系列

评论 ( 8 )
热度 ( 22 )

© 七根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