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根木头

你好!这里七木!
圈多且杂食,最近在欧美/漫威/原耽这边混。另外涉及较深的是全职/凹凸。
雷点⚠:盾铁/安雷安/韩张
墙头:抖森/甜茶/桑总/涤纶/卡米尔/叶修
爱好一切小甜饼,不吃刀不发刀
更新随缘

【安→卡←雷】我不知道叫什么


▹ 是安→卡←雷大三角,本质是雷卡,校园pa
▹ OOC,烂尾注意,请带好避雷针,非常浑水摸鱼了
▹ 终于写完了!整到一起了容易看!

以上!

——————


“雷狮喜欢高一的卡米尔!”
这句话突然就在校园中掀起轩然大波。雷狮是什么人?高中部的霸主,与帕洛斯、佩利一起组成了“雷狮海盗团”——不过据传言雷狮对帕洛斯并不是非常友好。至于卡米尔?一个新生罢了。除了长得可爱一点,并无什么特别之处。

“大哥……”在一个安静的角落里,卡米尔皱皱眉有些无奈地看向雷狮,“这是怎么一回事?”
雷狮揉揉卡米尔的头发,并无多做解释。他觉得那非常爱管闲事,整天自称“最后的骑士”的风纪委员长又要冒出来了。果然,就在雷狮望向远处的后一秒,一道脸上挂着笑容的身影正朝着这个方向而来。显然他也看见了雷狮。于是“最后的风委”——雷狮总是这么叫的——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他快步走过来,没想到雷狮的身旁还有一个……小男孩?

“安迷修,”雷狮面无表情地看向对方,不留痕迹地将卡米尔微微护在身后,“你又要干什么?”
安迷修的表情变得冷峻起来,很不友善地开口:“你又要搞什么事?你还嫌上次的事不够大吗?”似是想到了那件事,安迷修有些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
雷狮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古怪,他皱皱眉:“上次的事又不是我愿意的。”
眼看着安迷修和雷狮似乎要开始永无止境的斗嘴,卡米尔轻轻扯了扯雷狮的衣摆,轻声开口:“大哥,我们还有事。”

安迷修闻声看去,却一头撞进了那片蔚蓝色的大海。安迷修一下子就被卡米尔的眼睛吸引住了。用艾比——一位文学部的可爱的小姐——的话来说,“就像是一只海燕忽然遇见了星空下的大海,令她着迷,令她沉沦,即使她知道她将会因此而死去,她也义无反顾地扑向了海的怀抱,沉睡在海的臂弯中。”

安迷修第一次清楚地尝到了“心动”的滋味——即使多年后他已有了爱妻,他也依旧记得当年那双藏着星辰大海的眼睛——他沦陷了。

安迷修觉得,他恋爱了。



“安迷修?安迷修?喂!你没事吧!”
安迷修回过神来对上金那双湛蓝的、现在充满着担忧的眼睛。——不一样。安迷修不禁又想起了那双令他着迷的眼睛,意识到之后连忙甩甩头扬起一个微笑,“怎么了?”
“我看你回到宿舍之后就魂不守舍的——难不成是遇到什么事了?说出来我们一起解决嘛!”金伸出手揽过安迷修的肩膀,非常仗义地拍了拍。
安迷修笑着摇摇头:“没什么事,就是最近学生会那边有点忙——对了金,你是高一的吧。你认不认识一个人……他的眼睛跟你一样是很漂亮的蓝色!”甚至比你还要漂亮。安迷修默默地在心里补上一句,随即用充满希冀的目光注视着金。
“这个嘛……高一的好像也就只有几个蓝眼睛的呀……我想想……”金站起身在宿舍里来回踱步,直到他听见了安迷修那句“他和雷狮好像走得很近”的时候,眼睛“唰”的一下就亮起来了,“我知道了!是不是那个新生!卡米尔!”
卡米尔。安迷修默默记住这个名字,对着金说了声谢谢后就离开了宿舍。金也没多想,掏出手机就开始约格瑞、紫堂幻出去玩。

与此同时,雷狮正带着卡米尔在熟悉校园——说是这么说,真正目的是什么便不得而知了。毕竟谁都不相信雷狮这个人会带一个新生,当然,可能卡米尔是个意外——不过真正相信这个消息的人也没多少。大多是将其当做一个娱乐罢了。
“大哥,我需要先去登记。”
卡米尔跟在雷狮后面看着新生手册。没注意到雷狮的突然停下一头撞上了雷狮的后背。快速退开两步,“……抱歉大哥。”
雷狮摆摆手表示没关系,于是转了个方向带着卡米尔往学生会去。走到一半雷狮突然开口:“卡米尔,离安迷修远一点。他很危险。”卡米尔看见了雷狮微微眯起的眼睛,点点头。两人除了这简短的一句话外,一路无言。

不知是该说缘分还是运气不好——也不排除是故意的,今天登记新生入校的人'正好'是安迷修。雷狮微微皱眉,卡米尔轻声道:“大哥,正事要紧。”“我知道。”雷狮应了声,眼神中的冷峻倒是一点没改变。卡米尔叹了口气,径直走到安迷修面前:“卡米尔。高一新生。”

安迷修在表上认认真真地写下卡米尔这三个字,问了一些关于入学的事后站起身对卡米尔伸出手:“很高兴认识你。你好卡米尔,我叫安迷修。”



距离卡米尔入学已经过去了两个月。学校并没有什么两样,关于开学初的雷卡风波也成了过眼云烟——新鲜的事情总是如此。卡米尔倒是乐得清闲,除了那随处可见的安迷修,日子倒也平淡。
说起安迷修,卡米尔总是要皱皱眉头的——那家伙真是太"黏人"了。卡米尔几乎在校园的每个角落都能看见他的身影。有时候是跟文学社的小姐们一起愉快(?)地玩耍——事实上总是受到小姐们的嫌弃,有时候是帮助新生熟悉校园以及进行规则教导——从这一点来说其实也是个热心肠。卡米尔想了想,无奈地叹了口气。
换到跟卡米尔同个宿舍的雷狮躺在床上玩着游戏,听到卡米尔的叹气声稍微偏了头过去看了他一眼,又漫不经心地随口问道:“你又在想什么。安迷修?他很危险。”
卡米尔沉默了。能让大哥说两次安迷修很危险的那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而事实上卡米尔无论再怎么乖巧,骨子里的顽劣因子总是会让他怀着一些类似于好奇的情绪,只是他并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卡米尔站起身,沉默着走出了宿舍。

卡米尔放空了脑袋漫无目的地走在校园里,等他回过神来时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哪了。他干脆不去想,一直朝前走着。
“诶,卡米尔。你迷路了吗?”
又是他。卡米尔蓝色的眸子里带着一点无奈以及被藏得非常好的不耐,他还是礼貌而生疏地答道:“没有。我只是出来走走。”
安迷修脸上的笑意不减——只是能够看得出那并没有直达眼底。他开口道:“好吧,那祝你愉快。”接着快步走开,朝着学生会的方向,似乎是有什么事。
卡米尔略带诧异地瞥了一眼安迷修,朝着反方向离去。

安迷修一回到学生会便朝着风纪委员室快步走去。不出意料的,雷狮翘着二郎腿非常恣意地坐在属于安迷修的那张椅子上。见到安迷修进来了,他对着门外扬了扬头:“出去说。”
“安迷修。”雷狮脸色平静地对安迷修说道,“离卡米尔远一点。”
“雷狮你……不觉得你管得太宽了吗。”安迷修淡淡地笑着,毫不客气地盯着雷狮。
雷狮'啧'了一声:“他是我弟弟。”不用你管。



“直说吧。雷狮,我喜欢他。”

“……”
“我爱他。”



自从那次雷狮和安迷修都对对方戳破了那层纸之后,两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微妙了。之前雷狮的眼神中或许有嘲笑,不屑;现在可能也就剩下敌对。是的,就是敌对。
卡米尔甚至搞不懂他们俩一见面眼神就要先大战三百回合的缘由来自哪里——只是直觉告诉他这与他有关。于是在某次雷狮与安迷修又一次闹得不愉快之后的晚上,卡米尔安安静静地坐在床上——没有吃蛋糕也没有玩手机,就那么安安静静地坐在床上——他开口问刚进门的雷狮:“大哥,你和安迷修现在的关系,是不是与我有关。”语气毫无波动,仿佛这只是一句再简单不过的陈述句。
“是。”雷狮爬上床,大大方方地承认了,毕竟绕弯子可不是他的个性,“我和安迷修都喜欢你——噢不同的是,卡米尔,我是爱你。”

——确实这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已经不足以是一个喜欢可以表达的了。

卡米尔诧异地挑了挑眉:“谢谢你大哥。不过我并不认为你对我是恋人之间的那种爱,那只是——”
“你错了卡米尔。”雷狮打断了卡米尔的话,“我非常确定,我爱你,是恋人之间的那种爱。行了,睡觉吧。”
雷狮似乎不愿再说下去,他不耐烦地“啪”地一下按掉了宿舍的灯的开关。房间瞬间暗下来,只有卡米尔那双蓝得惊人,令人沉醉的眼睛仍然睁着。良久,卡米尔似乎轻轻叹了口气,也是阖上了眼睛。

卡米尔说不明白他对雷狮的复杂的感情。卡米尔对雷狮的绝对忠诚,对雷狮的信任,对雷狮的依赖,甚至……是对雷狮说不清道不明的爱恋。
卡米尔一直试图否认自己对雷狮的这份情感,试图将它赶出去,可以让他继续成为雷狮身边的好军师。可是卡米尔做不到。于是他选择了将这份感情深深地埋在心里——久到他已经快要忘记它的存在。
可是一切都完了——雷狮说,他爱卡米尔。

第二天两人都顶着一圈淡淡的黑眼圈出了宿舍门,自然都是因为昨晚的事。今儿个虽然是周末,不过卡米尔一向都是和雷狮一起待在校园里的——他们都不太愿意回去那个家。卡米尔在后山晨跑,耳边突然出现了安迷修略带惊喜的声音:“好巧啊卡米尔,你也在后山晨跑啊!”卡米尔脚步没停,微微点头。安迷修快步赶上:“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一起晨跑吧?”卡米尔没说话,算是默认了。安迷修跟在卡米尔后面跑步,并没有注意到卡米尔几次的欲言又止。卡米尔似乎下定了决心似的,他停下来转身拦下安迷修,缓缓开口:
“安迷修抱歉,我不喜欢你。”



安迷修有点愣住了。他的笑容僵在脸上,双眼紧紧地盯着卡米尔试图在他脸上找出点什么。他失败了。卡米尔脸上只有一如既往的平静以及令人心碎的坚定。

“卡米尔……你在说什么?”安迷修非常不自然地笑了笑,接着把头低下盯着地面。

卡米尔皱皱眉,依然平静地开口:“我不喜欢你。我喜欢的人………不是你。”想了想又补上一句,“大哥告诉我了。”

“我尊重你的决定。”安迷修苦笑一声,转了个身朝着反方向走去。待到卡米尔目送着安迷修走出后山、独自一人坐在长椅上发呆时,雷狮再次出现了。

雷狮走过去站定在安迷修面前,开了手上的啤酒往嘴里灌。雷狮咽下嘴里的酒朝安迷修挑挑眉:“还是我赢了。”安迷修站起身平视雷狮摇了摇头,又点点头:“恭喜你。”
雷狮只是看着他。

卡米尔走过来站在他们面前。两个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卡米尔。安迷修眼中有释然,更多的是受伤与不甘。雷狮的眼中则是充满了挑衅与愉悦。但不约而同的,他们眼中都有着——对卡米尔复杂的、说不清的、算是爱恋的感情。

卡米尔率先开了口:“大哥,是时候回去了。安迷修,一起走吗。”安迷修倒是有点惊讶卡米尔会邀请他一同回去,扯了扯嘴角便答应了下来。雷狮带着些许不悦皱皱眉,一脸不满。对上卡米尔略带复杂的目光,冷哼一声迈步离开。

安迷修微笑道:“在下还是不跟你一起了。学生会那边还有一些事,我就不打扰了。后会有期卡米尔。”

被独自留下的卡米尔有点错愕。
“后会有期。”


卡米尔从那次之后便很少在校园里看见安迷修了。他不免有些奇怪,安迷修口中的"后会有期",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卡米尔想着,一不留神撞上了一个人,“不好意思……大哥?”
雷狮淡淡地应了声“嗯”,看着卡米尔。他忽地将头窝在卡米尔肩膀处,就这样没了动静。卡米尔被雷狮吓了一跳,轻轻推着雷狮:“呃……大哥?您还好吧?”“不好。”雷狮的声音有些闷闷的,他将头抬起来扶着卡米尔的肩膀:
“卡米尔,我真的很爱你。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大哥?”卡米尔眼中的错愕一闪而过。他深吸一口气,“我们是兄弟啊。”
“你还在乎这个?”雷狮看着卡米尔,“别装了,谁不知道你骨子里向往的自由不比我少?别再自欺欺人了卡米尔!你是喜欢我的吧。”
卡米尔没有说话。
“这可不是你的作风。”雷狮拔高了音调,他紧紧地盯着卡米尔。
“好。”卡米尔抬起头看着雷狮,嘴里快速蹦出了一个字。
雷狮勾起嘴角:“那就好好在一起吧。可别让我失望。”


——算是个小小小番外(是安艾慎入)——

卡米尔再次见到安迷修是在那次之后三个月。彼时安迷修手里拿着一张学生证,看见卡米尔对他扬起了一个微笑——真实的、礼貌的微笑。卡米尔点点头,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离开了。

“诶艾比小姐!你的学生证!”
正在指使弟弟埃米搬东西的艾比突然听见后面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便回头望去,看见来人笑着:“原来是你这个臭骑士呀!你捡到我的学生证了吗?”见到安迷修点点头她拍拍前者的肩:“谢啦!那我和埃米先走咯!”

安迷修弯起嘴角:“好。”

艾比才不会承认有那么一瞬间她被安迷修撩到了呢。



End.

评论 ( 2 )
热度 ( 91 )

© 七根木头 | Powered by LOFTER